济宁金乡蒜价大跌 愁了蒜农喜了蒜商忙了政府

寒冬近,金乡县李楼村3000亩蒜地已经全部耕种结束。尽管今年蒜价大跌,蒜农受损严重,但并未浇灭大家种植新蒜的热情。作为中国大蒜之乡,金乡人早已看惯了蒜价的大起大落。过去的这个蒜季,金乡大蒜冲高回落,一跌千里。几家欢喜几家愁,当你在享用质优价廉的金乡大蒜时,金乡县李楼村商业协会会员李维坤、金乡县成功果蔬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翠英和金乡县农业局副局长李成辉三个金乡人心中却有别样的滋味。
李维坤:赔钱也要种蒜 难说明年行情就不会好
从金乡县城往西,走二里路就是李楼村,村口第一户是李维坤的家。
“十几袋蒜种都已经播种完了。”李维坤告诉记者,他家里的地在村里算多的,七口人共有4亩责任田,“今冬都种了大蒜。”回想起今年的大蒜行情,李维坤还有些后怕,要不是他卖得早,赔的肯定少不了。
李维坤说,李楼村离大蒜市场近,消息比较灵通,大家早就发觉今年的市场前景不妙,所以早刨出的人家趁着价格高时早就卖光了。他今年“五一”前后刨的鲜蒜,价格是2元一斤,4亩地的蒜除去留下的十几袋蒜种,今年一共卖了1.7万元,而在去年减产的情况下,同样是4亩地蒜他卖了3万元。
“能卖1.7万元,这已经很不错了。”李维坤介绍,他卖完蒜后一个月,蒜价突然大跌,干蒜也只能卖1元钱一斤。今年6月17日,记者赶到金乡县山禄国际大蒜交易市场时,曾看到,整个市场内全是一车车等待收购的大蒜,收购商却少得可怜。
而到了8月初,干蒜上市高峰期,金乡蒜价更是跌到了0.5元一斤。与去年同期5元钱一斤的价格相比,相差达到10倍。李维坤介绍,按照鲜蒜每斤2元计算,他今年刚刚够本。
“从来都是物以稀为贵,以多为灾。”作为一个老蒜农,李维坤总结道。尽管今年价格低迷,李维坤和村民们仍然把蒜种了下去。而根据李楼村商业协会负责人李维辉介绍,全村将近300户会员3000亩地,如今都已经种上了大蒜。
王翠英:国内外订单应接不暇 “成功果蔬”最成功的一年
作为金乡成功果蔬公司董事长,王翠英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忙”!
今年6月中旬,在金乡大蒜节上,记者第一次见到王翠英时,她正忙着与日本客商签约;9月上旬,记者与她通电话时,她正忙着与一家大型超市谈订单;10月中旬,记者再次在金乡见到她时,她被一群记者围着,应接不暇:“昨天下午,美国一家公司刚刚下了一张大订单,20号还要把5公斤蒜粉样品寄给一家台湾公司,我马上还要去成都谈一个超市供货生意……”
忙里偷闲,王翠英告诉记者,今年是他们“成功果蔬”最成功的一年,尤其是8月份,订单像雪花般飞来,全公司上下忙成一团,“中秋节我决定好好犒劳一下公司员工,集体去了趟黄山旅游。”王翠英告诉记者,“因为蒜价大跌,被去年高蒜价压抑了一年的国内外大蒜需求一下子爆发出来,生意火爆的不止我们一家,整个金乡的大蒜加工商效益都不错。”2009年、2010年,金乡大蒜连续两年价格节节攀升,2010年更是涨到了每斤6.7元的收购价,有时一天的涨幅就高达五六毛钱。“去年,加工企业接单时按照4元一斤的原料报的价,等到交货时,原料蒜已经涨到4.5元一斤,企业不仅没有利润,反而倒贴钱。”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今年就不同了,从6月初到现在,6公分大蒜从每斤1.7元跌到了1.3元,加工商们以高价接单,等到生产时却是低价购蒜,除了赚取加工利润外,还饱赚大蒜原料差价。
李成辉:产业升级迫在眉睫 是时候推广有机大蒜了
10月16日,是济宁金乡县2000亩共1300吨有机大蒜上市销售的第一天,分管农业的副县长李清霞带领着一大批党政领导集体出动。作为金乡县农业局副局长,这一天也是李成辉最忙碌的时候。
一上午,李成辉都在新成立的金乡有机大蒜有限公司里忙碌。他告诉记者,在刚刚结束的大蒜收储季节里,由于全国范围内大蒜播种面积和单产量的增长,金乡大蒜最低曾创出0.5元一斤的收购价,蒜农损失惨重。金乡大蒜的种植成本高达每斤2元钱,照此计算,在行情最低迷时,蒜农每卖一斤蒜要赔1.5元。
“而有机大蒜种植户今年的光景则是另一片天。”李成辉介绍,在金乡县鸡黍镇西李村,村民李志东曾经算了这样一笔账:他家2口人,3亩多地,如果年景好,纯收入也不过1.4万元,一旦遇到农产品价格低,一年下来也剩不了几个钱。自从他把土地流转给了华光集团种植有机大蒜及其他有机作物,他家纯收入都能突破2万多元。
“在金乡,有机大蒜不是个新事物,我们已经推了五六年,但与普通大蒜相比,种植面积要少得多。”李成辉介绍,今年蒜价大跌,县里也觉得推广有机大蒜的时候到了,有关部门一下子批了几万亩,还有每亩1000元的补贴。
专家视点 山东大蒜科技产业创新联盟理事长刘世琦: 波动与无序生产有关
“你要问农产品涨跌的原因,这个话题太大了,一天一夜都讲不完。”昨日,山东农业大学教授、山东大蒜科技产业创新联盟理事长刘世琦告诉记者,中国的农产品生产完全是个无序状态,出现波动是正常的,与国际市场无关,与国内混乱的生产直接相关。
作为山东大蒜科技产业创新联盟理事长,刘世琦认为,今年大蒜价格一落千丈,但最低跌到五毛钱一斤“太不应该”,而其中的原因就复杂了。“一方面,国家一直在通过各种措施抑制通胀;另一方面,种植面积的增长放大了供应量。另外,社会舆论的作用也很大。”刘世琦认为,无论是上涨还是下跌,现代传媒业对一个市场的价格走势影响巨大,“越喊涨,市场价格涨得更快;越喊跌,市场价格就跌得更狠。”
刘世琦说,涨或跌都是市场参与者的心理预期,而对心理预期影响最大的就是传播迅速的“舆论报道”。
而在大的经济背景下,“抑制通胀”一直是今年国家经济政策的重中之重。农产品问题是老生常谈,其中的蔬菜类与粮食类也有分别,粮食有政府托市,而蔬菜则是纯粹市场经济,缺乏政府扶持。

创4年来新低,与去年同期相比,整体价格跌幅达63%
清明节过后,国内大蒜行情“跌跌不休”,市场呈现成交疲软弱势。兰州市场批发价格跌势明显,特别是红皮蒜,从上周的2.4~2.8元/斤降至1.5~1.8元/斤,降幅达30%左右。而与去年同期相比,大蒜整体价格跌幅达63%。从2010年的“蒜你狠”到现在的“蒜你贱”,大蒜正经历新一轮价格的暴跌,何时回暖,还是一个未知数。
零售价:最便宜到3元/斤
“自2010年后,红皮大蒜的价格6元/斤没下来过,现在每斤4.5元,也是4年来最低的价格。”贡元巷菜市场马师傅一边整理着蒜摊,一边说。大蒜价格自从清明节过后一直下跌,“批发价降了,零售也同步跟进了。”马师傅摊位的红皮蒜每斤4.5元,白皮蒜每斤3元。
记者从兰林路、静安门市场了解到,红皮蒜价格每斤4.5元~7元不等。张苏滩市场大蒜零售商胡师傅也称,大蒜价格自2010年上涨后,一直居高不下,“2010年每斤最高卖到15元,贵过猪肉价,但这一轮跌幅较大,品相差的价格甚至跌至4.0元以下。”
批发价:一周跌了1元/斤
“从这周开始,批发价一直下跌。”大青山蔬菜瓜果批发市场大蒜批发商刘全义说,红皮蒜价格跌势很猛,“主要是大蒜主产地云南、山东、河南等产量大,市场走货慢,国内出口量小,导致大蒜库存和积压明显,市场价格下跌”。
刘全义告诉记者,大青山市场红皮蒜批发价从上周的2.4~2.8元/斤下降至1.5~1.8元/斤,白皮蒜批发价1.5欧洲杯足彩,~1.9元/斤,“现在的批发价是近4年来的最低位。”据悉,因价格低,每天大青山市场的走货量在100吨左右。
大青山另一位大蒜批发商黄老板称,目前全国主产区冷库大蒜库存量高达50万吨左右,新蒜上市价格偏低冲击冷库大蒜市场,云南鲜蒜上周产区价格下滑明显,当地紫皮蒜收购价0.5元/斤,而河南鲜蒜产地最低采购价格也只有0.8~0.9元/斤。“价格持续下降,买卖双方观望行情居多,现在去产地批货都比较谨慎。”黄老板说,这一轮大蒜下跌行情有可能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供应量增大销售少 价格走低
“供应量增大,销售量减少,是近期大蒜价格走低的主要原因。”卓创资讯大蒜分析师崔晓娜称,清明节后,市场供过于求矛盾凸显,国内批发市场大蒜需求疲软,而经销商采购力度一般;从出口方面,外商采购价格较低,包装公司加工无利接单积极性同样不高,加之各主产区新蒜陆续上市,价格走低,相比去年同期下降了63%,蒜农出货量走高,市场供应量增大,但冷库蒜储户对后市行情信心不足,销量减少,因此造成大蒜价格跌幅明显。
从上周开始,云南鲜蒜价格明显滑落,销区市场冷库大蒜需求量再度缩减。“从收购地看,虽有大吨位储户意向撑价,但市场人气指数较低。目前买家观望为主,小单补货且压价采购,市场整体交投清淡。”目前市场表现出内销与出口均显乏力,冷库蒜价格仍面临下滑风险。

寒冬近,金乡县李楼村3000亩蒜地已经全部耕种结束。尽管今年蒜价大跌,蒜农受损严重,但并未浇灭大家种植新蒜的热情。作为中国大蒜之乡,金乡人早已看惯了蒜价的大起大落。过去的这个蒜季,金乡大蒜冲高回落,一跌千里。几家欢喜几家愁,当你在享用质优价廉的金乡大蒜时,金乡县李楼村商业协会会员李维坤、金乡县成功果蔬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翠英和金乡县农业局副局长李成辉三个金乡人心中却有别样的滋味。
李维坤:赔钱也要种蒜 难说明年行情就不会好
从金乡县城往西,走二里路就是李楼村,村口第一户是李维坤的家。
“十几袋蒜种都已经播种完了。”李维坤告诉记者,他家里的地在村里算多的,七口人共有4亩责任田,“今冬都种了大蒜。”回想起今年的大蒜行情,李维坤还有些后怕,要不是他卖得早,赔的肯定少不了。
李维坤说,李楼村离大蒜市场近,消息比较灵通,大家早就发觉今年的市场前景不妙,所以早刨出的人家趁着价格高时早就卖光了。他今年“五一”前后刨的鲜蒜,价格是2元一斤,4亩地的蒜除去留下的十几袋蒜种,今年一共卖了1.7万元,而在去年减产的情况下,同样是4亩地蒜他卖了3万元。
“能卖1.7万元,这已经很不错了。”李维坤介绍,他卖完蒜后一个月,蒜价突然大跌,干蒜也只能卖1元钱一斤。今年6月17日,记者赶到金乡县山禄国际大蒜交易市场时,曾看到,整个市场内全是一车车等待收购的大蒜,收购商却少得可怜。
而到了8月初,干蒜上市高峰期,金乡蒜价更是跌到了0.5元一斤。与去年同期5元钱一斤的价格相比,相差达到10倍。李维坤介绍,按照鲜蒜每斤2元计算,他今年刚刚够本。
“从来都是物以稀为贵,以多为灾。”作为一个老蒜农,李维坤总结道。尽管今年价格低迷,李维坤和村民们仍然把蒜种了下去。而根据李楼村商业协会负责人李维辉介绍,全村将近300户会员3000亩地,如今都已经种上了大蒜。
王翠英:国内外订单应接不暇 “成功果蔬”最成功的一年
作为金乡成功果蔬公司董事长,王翠英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忙”!
今年6月中旬,在金乡大蒜节上,记者第一次见到王翠英时,她正忙着与日本客商签约;9月上旬,记者与她通电话时,她正忙着与一家大型超市谈订单;10月中旬,记者再次在金乡见到她时,她被一群记者围着,应接不暇:“昨天下午,美国一家公司刚刚下了一张大订单,20号还要把5公斤蒜粉样品寄给一家台湾公司,我马上还要去成都谈一个超市供货生意……”
忙里偷闲,王翠英告诉记者,今年是他们“成功果蔬”最成功的一年,尤其是8月份,订单像雪花般飞来,全公司上下忙成一团,“中秋节我决定好好犒劳一下公司员工,集体去了趟黄山旅游。”王翠英告诉记者,“因为蒜价大跌,被去年高蒜价压抑了一年的国内外大蒜需求一下子爆发出来,生意火爆的不止我们一家,整个金乡的大蒜加工商效益都不错。”2009年、2010年,金乡大蒜连续两年价格节节攀升,2010年更是涨到了每斤6.7元的收购价,有时一天的涨幅就高达五六毛钱。“去年,加工企业接单时按照4元一斤的原料报的价,等到交货时,原料蒜已经涨到4.5元一斤,企业不仅没有利润,反而倒贴钱。”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今年就不同了,从6月初到现在,6公分大蒜从每斤1.7元跌到了1.3元,加工商们以高价接单,等到生产时却是低价购蒜,除了赚取加工利润外,还饱赚大蒜原料差价。
李成辉:产业升级迫在眉睫 是时候推广有机大蒜了
10月16日,是济宁金乡县2000亩共1300吨有机大蒜上市销售的第一天,分管农业的副县长李清霞带领着一大批党政领导集体出动。作为金乡县农业局副局长,这一天也是李成辉最忙碌的时候。
一上午,李成辉都在新成立的金乡有机大蒜有限公司里忙碌。他告诉记者,在刚刚结束的大蒜收储季节里,由于全国范围内大蒜播种面积和单产量的增长,金乡大蒜最低曾创出0.5元一斤的收购价,蒜农损失惨重。金乡大蒜的种植成本高达每斤2元钱,照此计算,在行情最低迷时,蒜农每卖一斤蒜要赔1.5元。
“而有机大蒜种植户今年的光景则是另一片天。”李成辉介绍,在金乡县鸡黍镇西李村,村民李志东曾经算了这样一笔账:他家2口人,3亩多地,如果年景好,纯收入也不过1.4万元,一旦遇到农产品价格低,一年下来也剩不了几个钱。自从他把土地流转给了华光集团种植有机大蒜及其他有机作物,他家纯收入都能突破2万多元。
“在金乡,有机大蒜不是个新事物,我们已经推了五六年,但与普通大蒜相比,种植面积要少得多。”李成辉介绍,今年蒜价大跌,县里也觉得推广有机大蒜的时候到了,有关部门一下子批了几万亩,还有每亩1000元的补贴。
专家视点 山东大蒜科技产业创新联盟理事长刘世琦: 波动与无序生产有关
“你要问农产品涨跌的原因,这个话题太大了,一天一夜都讲不完。”昨日,山东农业大学教授、山东大蒜科技产业创新联盟理事长刘世琦告诉记者,中国的农产品生产完全是个无序状态,出现波动是正常的,与国际市场无关,与国内混乱的生产直接相关。
作为山东大蒜科技产业创新联盟理事长,刘世琦认为,今年大蒜价格一落千丈,但最低跌到五毛钱一斤“太不应该”,而其中的原因就复杂了。“一方面,国家一直在通过各种措施抑制通胀;另一方面,种植面积的增长放大了供应量。另外,社会舆论的作用也很大。”刘世琦认为,无论是上涨还是下跌,现代传媒业对一个市场的价格走势影响巨大,“越喊涨,市场价格涨得更快;越喊跌,市场价格就跌得更狠。”
刘世琦说,涨或跌都是市场参与者的心理预期,而对心理预期影响最大的就是传播迅速的“舆论报道”。
而在大的经济背景下,“抑制通胀”一直是今年国家经济政策的重中之重。农产品问题是老生常谈,其中的蔬菜类与粮食类也有分别,粮食有政府托市,而蔬菜则是纯粹市场经济,缺乏政府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