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漳花甲老人致富不忘乡里

欧洲杯足彩,刚刚闭幕的2009中国商标节上传来喜讯,济南市有多家企业获得荣誉,其中“章丘大葱及图”商标获两项。据了解,浪潮集团“浪潮及图”商标、山东力诺瑞特新能源有限公司“力诺瑞特”商标、济南玫德铸造有限公司“迈克”商标和山东中烟工业公司“泰山”商标,获得了“共和国60年商品类最具市场竞争力的商标”的荣誉。山东鲁能集团有限公司“鲁能”商标和山东良子自然健身研究院有限公司“华夏良子及图”商标,获得了“共和国60年服务类最具市场竞争力的商标”的荣誉。章丘市大葱产业协会“章丘大葱及图”商标不仅获得了“共和国60年地理标志类最具市场竞争力的商标”的荣誉,还成为“2009年消费者最喜爱的绿色商标”。据悉,由中华商标协会主办的中国商标节每两年举行一次,已成为中国商标界及知识产权领域影响最广、水平最高、规模最大的品牌盛会。今年11月9日至13日,第三届中国商标节在青岛举办。

淄博11月22日讯眼下是大葱集中上市的季节,但是在淄博市场上却难觅章丘大葱的身影。记者采访了解到,今冬下首场雪比去年早了近一月,大部分大葱还没来得及收就被大雪冰封在地里,造成大葱减产。加上章丘大葱获得地理标志产品认证后,知名度提高,优质大葱的订购量加大,预期市场供应量的减少将推高大葱价格。今天是24节气中的小雪,本应是大葱开始批量上市的季节,但是相比去年同期到处都是“章丘大葱”招牌的火爆场面,今年市场上章丘大葱显得少了很多。21日记者在淄博的几个大型农贸市场上转了一圈很少发现章丘大葱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安丘大葱或者本地大葱。鲁中蔬菜批发市场一名刘姓摊主介绍,“现在章丘葱过来的很少。”为什么今年章丘大葱运抵淄博的少了?记者联系了章丘市绣惠种子站的一负责人陈海军,他介绍,前期下雪前收获的大葱比较少,并且很多早就被北京、上海等地的客商订购,也有一部分出口了,所以在本地销售的很少。而大雪又延缓了大葱批量上市的时间,因此山东市场要想吃到正宗章丘大葱还得等几天,除非是高价章丘大葱。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随着章丘大葱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产品认证、“章丘大葱”商标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很大程度上提高了章丘大葱的知名度。章丘大葱被外地客商大量订购甚至出口。章丘雨润农产合作社的一负责人苗振兴则告诉记者,今年的大雪比去年来的早了一个多月,而这一个月正好是大葱大量收获的季节。大雪延缓大葱上市还在其次,更重要的是将大葱冻坏了不少,这场雪差不多得造成减产近1/3。苗先生认为,现在淄博难觅正宗章丘大葱并不稀奇,济南市场上现在也不多。因为下雪前,收获的葱基本上都被提前订购了,大部分葱还都在地里,根据往年情况,菜农都是看着大葱价格涨起来了才收获。今年虽然冰冻时间不长,但是最近几天地里很泥泞,也不利于收获。产量降、收获难推高了大葱的价格,苗先生告诉记者:“现在章丘大葱批发价已经到了1.3元/斤,优质葱到了1.9元/斤,而去年同期能卖上1元/斤就不错了。”

临漳县杜村乡东冀庄学校院内彩旗飘扬,鼓乐阵阵,师生们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该村个体企业户郑田春向东冀庄学校师生捐资助教的仪式正在这里举行。在热烈的掌声中,东冀庄学校全体学生收到了郑田春送给他们的书包、作业本、铅笔和糖果等节日礼物,老师们同样收到了他赠送的手提包和手机包,而郑田春也高兴地接过了学校为他精心制作的锦旗:“捐资助教,奉献爱心”。今年63岁的郑田春年少时家境贫寒,小小年纪过早挑起了生活重担,打过工,种过菜,正是这些经历培养了他不怕吃苦、懂得感恩的优良品格。我国实施改革开放之后,他第一个在村里申办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创办了“田春建材有限公司”,在经营生意的同时,他又承包了20余亩责任田,边开公司边种田,经过多年的打拼,现在成了村里的致富带头人。他致富不忘乡里,多次为村里出资出力做好事,受到当地干部群众的爱戴。

2009年11月10日这天,一场早到的暴雪,使村里一条300米路段存雪水达30厘米,当时深正值村里过庙会,给过往群众和上下学的学生出行造成了很大麻烦。郑田春见些情形就用自家的水泵排水,抽了足足一天才把水抽完,他自已支付了电费。村里的群众得知后表示电费凑钱支付,可郑田春说什么也不同意,他还说:“这点小事就不要提了。”村民们心里实在过意不去就联名给郑田春写了一封感谢信。

2010年秋收前,该村土地庙前有个大坑,正值村民三秋大忙,老天却下起了大雨,这段路存了足有半米多深的水,很多群众往地里运化肥从那儿经过把化肥掉进积水里化掉了,让村民们心疼不已。这段路给群众生活和生产造带来的麻烦让郑田春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于是,雨刚刚停郑田春就出资900多元开始拉土垫路了,经过十多天劳动,看着这条让人闹心的路终于变得平坦宽敞了老郑开心地笑了。同年村里新建老年活动中心,老郑又捐资20000元解了村里的燃眉之急;村里修路老郑又第一个带头捐款。提到为学校捐资助教,老郑也边年递增,2009年六一儿童节,老郑给村里学生每人买了拖鞋、笔和本等生活和学习用品;2010年六一儿童节,老郑为学校学生赠送了笔、本,还为学校的教师统一购买了服装。对村里的公益事业如些慷慨解囊的老郑本人生活却十分简朴,从不奢侈,他至今还是捡柴烧火做饭,家里的电视还是改革开放时期的产物,但只要为村里的建设出钱他来不含糊,少则几百,多则几千几万,毫不吝啬。谈到这次捐赠,郑田春含蓄地说:“现在生活好了,感谢党的政策好,才有了今天的幸福生活;我小时候家穷,没上过几天学,吃尽了没文化的苦头,我要是有文化,生活一定比现在还要好。我出点儿钱是为了村里的娃们能受到好的教育,也想激励村里的孩子们要珍惜眼下的好时光,好好学习,将来造福乡里,造福社会”。
老郑还告诉记者:“明年想给学校打一眼机井;每个学校的孩子们定做一套校服。”